歡迎光臨蘇州蜂鳥速記服務有限公司!

設爲首頁 |  收藏我們

新聞中心

MORE>
  • 2016中國國際石油化工大會2016-09-15
  • 全國“互聯網+”現代農業暨新農民創業創新論壇2016-09-07
  • 華爲全聯接大會(HUAWEICONNECT2016)2016-09-01
  • 爲什麽越來越多的部門和單位采用專業的速記人員爲其進行會議記錄?2016-08-13
  • 學習速錄之速錄師職業前景2016-06-15
  • 學習速錄之速錄師就業2016-06-13
  • 學習速錄之了解速錄職業2016-05-07
橫幅

服務項目

MORE>
  • 會議速記

    會議速記

  • 錄音整理

    錄音整理

  • 字幕整理

    字幕整理

  • 速錄培訓

    速錄培訓

  • 攝影攝像

    攝影攝像

  • 翻譯

    翻譯

行業客戶

MORE>
  •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

  • 華爲

    華爲

  • 通用航空發展峰會

    通用航空發展峰會

  • 西門子(中國)有限公司

    西門子(中國)有限公司

  • 中華醫學會

    中華醫學會

橫幅

關于蜂鳥速記

MORE>
橫幅

蘇州蜂鳥速記服務有限公司

蘇州蜂鳥速記服務有限公司是一家定位于商務會議速記速錄的服務機構,速記服務範圍覆蓋全國。蜂鳥速記爲各類政府工作會議、論壇會、高峰會、研討會、大型企業會議記錄、商務談判、各行業年會及國內外大型學術交流會、新聞發布會、媒體采訪、網絡文字直播,以及錄音錄像資料的文字整理、看打錄入等提供專業化的速記服務。蜂鳥速記專注于速記行業十余年,目前已成爲規範化程度最高、規模最大、服務最好的專業性速記服務公司之一。 [查看更多]

服務案例

  • 2016中國國際石油化工大會
  • 全國“互聯網+”現代農業暨新農民創業創新論壇
  • 2016華爲全聯接旗艦大會
  • 第二屆中國SaaS産業峰會
  • 東部校長讀書交流會
  • 無聲速記
  • 國際能源變革論壇
  • 高校智慧校園峰會
  • “設計驅動整合”2016LED照明設計與應用巡回論壇
  • 賽諾菲研究者高峰論壇
http://kaichi-zhihengshidai.cn:9774 | http://www.kaichi-zhihengshidai.cn:9774 | http://m.kaichi-zhihengshidai.cn:9774 | http://wap.kaichi-zhihengshidai.cn:9774 | http://web.kaichi-zhihengshidai.cn:9774 | http://ios.kaichi-zhihengshidai.cn:9774 | http://anzhuo.kaichi-zhihengshidai.cn:9774 | http://book.kaichi-zhihengshidai.cn:9774 | http://news.kaichi-zhihengshidai.cn:9774

澳门银河注册充值,重庆时时彩组三玩法,沙巴足球体育平台

凭什么?

张百仁闭关了二十年,他在这里钓了二十年的鱼。

张衡等阳神真人面色惨白,感受着那惨烈的杀机,不由得心神颤抖,阳神金身似乎遭受千刀万剐:

张百仁无奈一叹:“真人不知,天子遭龙气反噬,破了长生神药的力量,这第二颗长生神药便是救命稻草,不论是谁,胆敢染指长生神药,陛下都会不容留情,将其斩杀殆尽。本都吃的是皇粮,岂敢辜负陛下圣恩?”

张百仁闻言笑笑,没有解释,只是一根手指点出,还不待李隆基反应,这一根手指已经点在其眉心处。

  总而言之,外潭周围这几十座宅院,就是殷勤规划里的一个小型的花狸峰高新技术园区。

张百仁随着杨素走入偏室,红拂恭敬的侍立在一边。

  殷勤笑着正不知该如何给她解释这是一句土匪的黑话来着,脑中却是灵光一闪,这两日他一直在琢磨的关于特情科的成员之间如何保密通讯一事,却似乎有了答案。

却见山清水秀,仙鹤飞去。

公孙大娘闭目怀抱长剑坐在青石上,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在领悟剑道精髓。公孙小娘身姿飘忽,剑气冲盈,遥遥便可感知那锋锐无匹的剑意冲霄而起。

  那是几本用草纸线绳装订的书!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兽皮卷儿。殷勤按捺住满腔的激动,快步过去,最靠近外面的一本,封面赫然写着,“洞天灵符残卷”六个大字!摆在里面的几本则分别印着“五行大义残卷”,“法器探微残卷”,“五行合化残卷”,“素玄经残卷”。

  符小药面色平静地点点头,知道殷勤如此说必然还有下文。

不过在给自己一段时间,叫本源彻底凝固下来,到时候即便是张百仁的剑气,也休想磨灭自家宝物的本源。

“已经解决了,李阀祖坟被人刨了!”张百仁闻言一叹:“大隋还是有死忠的。”